“我们看到一只蝴蝶,破茧成蝶,觉得这就是蜕变。但在蝴蝶自己而言,它在茧里经历的时间,一分一秒,直到把茧弄破而羽化,其实只是一个过程。”
麦子
惊艳,来自蜕变的过程
麦子对于蜕变的理解,似乎也是她自身经历的一种感悟。 在旁人眼中,麦子是个有许多身份的人,从舞者到演员,再到导演,不停变化着。 正如她曾拍摄过一支关于自己的短片,《我是记录者,也是我自己》, 片中她漫步在旧金山、巴黎、北京的街头,在这些她曾经到访停留过城市里, 她手持摄像机,以母亲、妻子、导演、舞者的身份记录着所见所闻。她变化很多, 似乎又从未改变。在片尾,她这样说道:“生活给予我们的馈赠,总藏在细枝末节里, 无论挫折还是幸运,都会让我们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。”

潮宏基

花丝蝶舞系列珠宝

我并不挑剔我在拍什么
第一部短片《El Tango》,翻译成中文是“探戈”。起源是黄觉在重庆拍戏时,发给麦子的一张照片。 重庆有许多地下舞厅,门票只要几块钱,去的多是因离异或丧偶而失去伴侣的中年男女, 他们在昏暗的舞池中寻找舞伴,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寻找心灵的安抚。
“这特别打动我,其实我就是被照片传递的情感给打动了。”麦子说,“情感是我们最基本的需求, 所以我们会在人海中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,或者朋友或者爱人。这种需求在没有办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, 你会怎么做?”她想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
潮宏基

花丝蝶舞系列珠宝

导演,是我擅长的事
不断拍摄,不断创作,麦子越来越看清自己,也越来越坚定要做一个导演,“我觉得对我个人而言,导演是我擅长的事情之一。”
“在这个职业里,我觉得我自己身上的一些东西都是合适的,比如说与人沟通,喜欢情感表达,甚至控制欲。” 导演,让麦子展现出她个性中的特质和隐藏的力量,她笑着说:“导演这个职业对我来说,可能有救赎的能力。” 只要在职业的身份下,麦子仿佛就开启了导演的“战斗”模式,而其他时候,她宅着,尽量不出门,也不喜欢接触新鲜事物和人。 “我只有在做导演的时候才是社交型人格,我只有在做导演的时候脑子特别清楚……”
对她自己而言,身份并非一件重要的事,重要的是生活本身。 “对别人而言,蜕变是忽如其来的,甚至别人都不会意识到蜕变是经过了时间积累,大部分的蜕变都是为了一瞬间的惊艳。而只有自己知道,这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”
她喜欢白岩松说过的一段话: “在生命的不同阶段,不同的书籍给你填注了不同的营养。有趣的是可能你都把它忘了,但是在遇到某一个事情,或者思考某一个问题的时候,你曾经读过的一本书,还会再次帮助你和激活你。” 书是这样,人生更是如此,正是那些日常生活中的细枝末节,最终成就了一个人的蜕变。

Q:以前或现在正经历的蜕变是什么?

A:被认可吧。可能人终其一生都会想去获得的一个东西,就是被认可。 我不是为了蜕变而蜕变,为了改变周围的人看我的眼光,或者是为了改变我自身现有的处境而蜕变。 我是为了我去往的地方,这个地方需要我的变化。

Q:你对美,以及女性美是如何理解的?

A:我对美的理解是不经意,是瞬间性的,未经太多的雕刻和掩饰,这样的美,非常短暂和珍贵。 女性的美是一种自知的美。你需要从根本上去欣赏自己,认为自己是美的。

Q:在你看来真正的女性力量是什么?可能体现在哪些方面?

A:真正的女性力量,是不束缚自己。不以女性身份为客观条件,或者说是客观的一种世俗眼光去束缚自己。 我觉得只要你把自己从性别的概念中解放出来,这就是女性的力量了。

潮宏基

竹系列珠宝

点击购买

X